Jan 24 Sat 2009 00:59

【大長今】歷史上的大長今及朝鮮醫女制度

http://cc19800918.pixnet.net/blog/post/25550550-%E3%80%90%E5%A4%A7%E9%95%B7%E4%BB%8A%E3%80%91%E6%AD%B7%E5%8F%B2%E4%B8%8A%E7%9A%84%E5%A4%A7%E9%95%B7%E4%BB%8A%E5%8F%8A%E6%9C%9D%E9%AE%AE%E9%86%AB%E5%A5%B3%E5%88%B6%E5%BA%A6

分享:

 

  

大長今

長今(1496年-1566年)是朝鮮王朝中宗時期宮廷女御醫,姓氏不明。原為水刺間(御膳廚房)內人(宮女),後被貶為官婢,再成為醫女,中宗十八年被封為「大長今」,是朝鮮歷史上首位女性御醫

關於記錄:

在《中宗實錄》中曾提及長今是朝鮮歷史上首位女性御醫,而且極受中宗信任。中宗亦將身體完全交給她診斷,還賜她很多獎賞。

 

 

另有一本名為《李朝鮮國醫官散札記》的書,對長今的描寫較詳盡,用了約250字描寫長今。
「醫女長今,其姓亡佚,今時人不可查,十一代中宗王十八年奉運承旨受封鈞號大長今……在其,龍體尚無醫女受治之先,中宗王禕而准之,使乃信非長今之名亦得受載之故今謂食療,大曰『檀羅補氣湯』……後弘文館儒生朴善道賦詩云:檀羅開國第一女,始為水刺繼內醫,皇苑護生冠杏林,承旨獲賜大長今,當為一代女仕傑……。」

關於長今在電視劇和歷史中的異與同:

  • 異)
    在劇中長今姓徐,但據《李朝鮮國醫官散札記》中記載「醫女長今,其姓亡佚,今時人不可查」,即長今的姓已沒有記錄,現在已經不能查明。
  • 同)
    在劇中長今被封「大」,而《中宗實錄》和《李朝鮮國醫官散札記》中同時講述長今獲賜「大長今」之稱號。另外,劇中長今先進御膳房做宮女,而《李朝鮮國醫官散札記》中表示儒生朴善道詩中述「始為水刺繼內醫」,即長今出身於燒飯宮女。

 

李氏朝鮮的醫女制度和著名醫女

朝鮮醫女制度的起源和確立

李氏朝鮮的醫女制度始創於朝鮮太宗(1400–1418年在位)一朝。據《朝鮮王朝實錄‧太宗實錄》所載,李朝初年基於傳統以來「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宮廷內的女性在患病時都不能接受男性醫官的診治,導致大量宮女死亡。於是檢校漢城尹知濟生院事許衜便於太宗六年(1406年)三月向太宗建議從濟生院倉庫宮司中取童女數十人,授以脈理、針灸等醫藥知識,專以負責全國婦女診治之事。此建議為太宗所接納,是為朝鮮醫女制度之始。

醫女制度建立以後,得到長足的發展。朝鮮國內婦女如若患病,大多會交由醫女醫治,而醫女們亦能專心治理,不負所託。到了太宗十八年(1418年)六月時,甚至出現了醫女人數供不應求的情況。當時禮曹以濟生院的報告為依據,向太宗上言,指出醫女合共只有七人,當中成才者五人,但分處各道,人手嚴重不足,故應從各司官婢中多取十名年齡十三歲以下的少女,送往濟生院接受醫學訓練,以補不足。太宗對此建議深感認同,欣然答允,醫女的數目因而大增。

世宗(1418–1450年在位)一朝可說是朝鮮醫女制度的確立時期。有關醫女的挑選準則、道德教育及醫學訓練的內容,均於這三十餘年內確定。世宗對於醫女的訓練及挑選尤為關注,他即位之初,便於四年(1422年)十月傳旨予濟生院,命令其嚴加訓練院內的在學醫女;同時,又要求禮曹及承政院必須經常考察一眾醫女的表現。至於挑選醫女方面,世宗亦於五年(1423年)十二月接納禮曹的建議,從地方各道上挑選穎悟童女入宮,接受醫學訓練:

禮曹啟:「……先將忠清、慶尚、全羅道界首官官婢內,擇年十五歲以下,十歲以上,穎悟童女各二名,依選上女妓例,給奉足送于濟生院,與本院醫女,一處教訓,待其成材,還送。」  從之。

各道童女在正式學習醫學知識之前,世宗還規定她們必須先熟讀《千字文》、《孝經》、《正俗篇》等書籍,藉以確保她們能擁有基本的道德操守,以及讀寫漢字的能力。

雖然世宗十分著緊醫女的挑選及訓練過程,但他對醫女在王宮內的待遇卻不太在意。醫女在世宗朝時尚無固定的俸祿,她們主要依靠朝廷的「賜米」維生,但這種「賜米」只出於君主的一時喜惡,絕非定制,所以醫女的生活並無具體保障。例如世宗十九年(1437年)時,朝鮮出現饑荒,各道上繳的米糧數目銳減,而民間賑濟災民的費用亦甚為鉅大,故議政府於同年三月向世宗上言,請求暫停舞童、女妓及醫女等五百三十餘人的賜米,世宗隨即答允。此例足證醫女在世宗一朝時的生活並不穩定,隨時都可能要面對因暫停賜米而帶來的財政問題。

生活缺乏保障之餘,富有專業醫藥知識的醫女有時也不能專心從事醫療方面的工作。她們有些會被王族、士大夫或兩班貴族納為姬妾,因而被迫放棄職務。例如世宗三十年(1448年)八月,繕工監正李士平便因私納平原大君之醫女栢伊為妾而遭世宗下令罷官。雖然如此,但並不能改變部分醫女因被納為妾而停止工作的事實。

還有,世宗三十一年(1449年)四月,李氏王室宗親之間因爭奪土地而爆發糾紛。由於是次爭端牽涉到兩班士大夫所屬的貴族婦女,故宮中男性官員不便插手調查。最後世宗竟命醫女臨時肩負調查的任務。由是足見世宗雖有確立朝鮮醫女制度之功,但醫女肩負醫療以外的工作,亦實始於世宗一朝。

文宗至成宗時的醫女制度

朝鮮醫女制度在文宗(1450–1452年在位)、世祖(1455–1468年在位)及成宗(1469–1494年在位)三朝五十年間達至成熟。文宗元年(1451年)四月,議政府依照由禮曹呈上的報告,向文宗指出當時王宮內大部分醫女均為祖籍漢城以外的人士,她們在京師並無產業,生活困苦,故懇請文宗依從女妓之例,每歲給予每位醫女一石白米,文宗立即答允。雖然只是區區每歲一石白米,但朝鮮的醫女自文宗朝起,總算能擁有較為穩定的收入。這不得不說是朝鮮醫女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繼文宗而為朝鮮國王的世祖,對醫女的醫學訓練及升遷考核至為注意。他於九年(1463年)五月頒布《獎懲法》,使朝鮮醫女制度更具規模:

庚戌,禮曹啟醫書習讀官及醫女勸懲條件:「……醫女惠民局提調,每月講所讀書及曾讀書通不通,置簿。每月畫多者三人,開寫啟聞,給月料,其中三不通者,定惠民局茶母,滿三略以上,還許本任。」  從之。 

由此可見,世祖所建立的《獎懲法》,旨在規定醫女每月必須閱讀的書籍,加以考試評核,成績優異者可獲俸祿,成績不及理想者則會下放為「茶母」(負責在官衙中擔任雜務及保安的賤婢),待醫術稍有進步時才有機會復職。此外,世祖還規定,醫女一年可獲發兩次俸祿,但茶母則不能享有此權利。另外,當時的醫女除務必品格高尚外,還須逐步學習診症、助產、把脈、針灸及研讀醫書。至於判定新入宮宮女是否處子的工作,也大多由醫女負責。 

雖然世祖所創立的《獎懲法》在某程度上已確立了醫女的升遷制度,但直至世祖朝末年為止,醫女之間的上下等級還是十分模糊。成宗繼承王位之後,決心使醫女制度更臻完整,遂於九年(1478年)二月接納禮曹的建議,對醫女制度作出一連串的改革及補充:

禮曹啟醫女勸課條:「藝文館員及有名文臣二員,無差教授,輪次教誨。醫女所讀書:《直指脈》、《銅人經》、《加減十三方》、《和劑婦人門》、《產書》。醫女分三等:一曰內醫二人,每朔給糧,二曰看病醫二十人,以前月講,畫多者四人,給料。三曰初學醫。提調每月上旬講書,中旬診脈、命藥,下旬點穴。歲抄醫司提調,令講方書,診脈、命藥、點穴,通考一年講畫升降,其中不通多者,奪奉足。初年,奪一名;次年,奪二名;三年,還本役。初學醫,勿定看病,俾專學業。年滿四十而不通一方,無他技者,還本役。每年各司婢予一名,揀擇充數。」  從之。 

透過嚴格規定醫女必須研讀的醫學書籍,將可逐步把醫女的醫學水平提升,從而對朝鮮醫學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至於把醫女們分為三大等級,則旨在確立醫女的升遷體制,使朝鮮醫女制度更見完備。

與此同時,朝鮮王朝的醫療體制在成宗一朝時也發生了變化。成宗九年(1478年)十一月,應禮曹的要求,把「濟生院」易名為「濟生署」,並正式規定其職責為收集全國各道鄉間藥材、編纂醫書、考核醫員、教育、訓練及管理醫女等。另外,由於精於醫術的醫員及醫女日益減少,故承政院向成宗建議多加選擇十餘歲的女子入宮,命其先修讀《四書》等中國傳統儒家經籍,然後再學習醫術。成宗對此建議大表贊同,並把入宮童女的年齡定為十二至十三歲。此舉無疑擴闊了醫女的來源,使朝鮮醫女制度能得到更大的發展。

醫女制度的變質及其末流

自朝鮮開國起計,經歷近一百年的發展,朝鮮醫女制度本已接近完善,不料卻在燕山君(1494–1506年在位)一朝時遭到空前的破壞。燕山君為朝鮮史上著名的暴君,他在位期間,下令醫女必須向官妓學習侍奉之道,並參加各種王宮歡宴場合,充當侍候。當中不少醫女更被迫淪為「醫妓」,成為兩班士大夫的玩物。及後,燕山君由於過分暴虐,卒為朝中士大夫所廢;王位由其弟晉城大君李懌繼承,是為中宗(1506–1544年在位)。中宗鑒於醫女道德過於敗壞,乃於五年(1510年)二月,下令禁止醫女出席宮中各式大小宴會,如有違者,將交予司法部門論斷。

雖然中宗銳意改革醫女制度自燕山君一朝以來所養成的歪風,不過願意與他合作的朝臣卻少之又少。為此,中宗曾於十二年(1517年)八月下達教令,對士大夫宿娼,尤其是以醫女代替官妓之行為加以指責:

上曰:「近日士大夫以宿娼之事,被罪者多。……不絕根株,而罪其犯者,予意為未便也。京中時在者亦多,而流傷之習,莫不由此而興。……且醫女之設,必為精學醫術,治藥於宮中及士族之家也。近來士大夫宴會,不用女樂,故一切以醫女用之,無有學術之時,禮曹當勤撿察。」

到了中宗十五年(1520年)三月,禮曹向中宗報告出現官婢不足的問題,並指出不少官員皆認為可使醫女充當官婢,以解燃眉之急。中宗對此提議大為不滿,遂再次下令絕對不可以醫女替代官婢。

可是,醫女充當官妓的風氣已積習難返,絕非中宗一己之力可以扭轉。中宗十七年(1522年)八月,朝廷發現有六曹官員竟公然把醫女當作「醫妓」,中宗大怒之下,乃下命罷革禮曹郎官及樂院官員之官職,並依法斷罪。中宗二十一年(1526年)二月,朝廷又發現有兩班官員利用醫女作臨時捕盜員,命其參與緝捕盜賊的工作。中宗認為此事大大違背了當初設立醫女的本意,乃表不悅,並命不能再犯。中宗三十年(1535年)十月,大司憲許沆更向中宗報告,惠民署久任訓導等負責醫女教育的官員,竟率醫女數十人與大小各司官員及無賴惡少等人結黨,並日夜聚會,設宴歡愉。醫女在這事件中無疑是擔當了「醫妓」的角色,而她們的報酬就只是一些額外的假期。中宗對此事自然感到十分痛心,並依例再次下令禁止。由此足見,即使中宗如何努力,都似乎難以徹底改變燕山君一朝醫女被迫充當官妓的遺風。

雖然中宗在糾正醫女道德風氣的工作上未能取得成功,但他在位期間,還有兩件與朝鮮醫女制度發展息息相關的事情是值得一提的。首先,中宗在十一年(1516年)十一月,下令規定醫女在不用工作時可穿著「大紅」(即鮮紅)色的衣服。其次,即為解決醫女所生之子女的身份問題。自從朝鮮太宗創立醫女制度開始,百餘年來,朝廷一直未能解決這個問題,導致社會上出現極大的困擾。由於醫女的出身至為複雜,即使是官婢或妓女也能透過努力學習醫術而成為醫女,故此不少女子在正式成為醫女之前,可能早已育有子女;同時,自從燕山君開創把醫女充當官妓的風氣後,不少淪為官妓的醫女又意外懷孕,以致誕下子女。這兩種由未婚醫女所誕下的子女,構成了朝鮮醫女史上著名的「家畜問題」。所謂「家畜」,即在家中畜養婢女或妾侍的意思。故此,「家畜問題」的中心,即為解決醫女被士大夫畜養為婢女或妾侍前所生的子女的身份問題。這個問題最終在中宗朝得到解決。中宗十三年(1518年)四月,依照朝鮮《大典續錄》所定,中宗下命醫女在「家畜」前所生的子女,由於來歷不明,故一律列為賤民階級。

中宗以後凡歷百餘年,朝鮮醫女制度並沒有明顯的改變。英祖(1724–1776年在位)朝時,醫女被分為內醫院醫女及惠民署醫女兩種等級。她們每個月均需接受評核,內容以《銅人經》或《纂圖脈》等醫書為主,藉以作為升遷的標準。正祖朝(1776–1800年在位)時,對醫女所佩戴的頭飾更有嚴格的限制,如正祖十二年(1788年)十月便明文規定惠民署所屬醫女頭戴由黑布造成的「加里磨」;而內醫院所屬醫女由於較為高級,故可佩戴由黑色綢緞所織成的「加里磨」,藉以辨別醫女之間的高低身份。「加里磨」為古朝鮮語,意指黑色狀如書套的方形帽子,又稱為「冪」。

不過,燕山君一朝的歪風尤在,英祖、正祖兩朝之世,醫女除了肩負醫務工作外,仍須陪同兩班士大夫出席宴會。故此,同時集醫、妓兩種職務於一身的醫女還是屢見不鮮,她們亦因此被冠上「藥房妓生」的稱號。正祖朝時文人李德懋撰《青莊館全書》,書中錄有一首題為〈醫女〉的詩,內云:「天桃高髻木魚鬂,紫的回裝草綠衣,應向壁藏新買宅,誰家今夜夜遊歸。」除了細緻地形容了醫女的外觀和裝束外,更描繪出當時醫女的生活。

正祖一朝以後,朝鮮醫女制度已可說是進入衰敗期。高宗(1863–1907年在位)朝時,內醫院有醫女二十二人,惠民署則有七十人。當時朝廷還規定每隔三年,便於諸道、邑眾多婢女中選擇年少聰敏者入宮,授以醫書知識,成才後或留宮中,或移還本邑。雖然醫女的選拔和訓練工作依然持續,但到了高宗朝中期以後,醫女在國家醫療工作中的重要性已明顯大大減低。高宗二十一年(1884年),朝鮮發生甲申政變,主張改革傳統醫療體系的呼聲隨著政變響起。在近世西洋先進醫學的影響下,朝鮮終於接受了西方醫術。長久以來在朝鮮國內從事傳教工作的北長老教會,於高宗二十二年(1885年)在首都漢城以北創辦王立病院,及後又興辦廣惠院(又稱為濟眾院),專以負責朝鮮全國八道的地區醫療工作。翌年(高宗二十三年,1886年)北長老教會西人女醫蕙論(Annie J. Elless, M.D.)開始於王立病院替朝鮮公主及王室婦女治病,漸受宮廷信任。於是傳統王宮中的一眾醫女及醫官即告失去其存在價值。何況,在朝鮮末年之際,醫女的道德更形敗壞,社會上甚至出現不少醫女出身的全職妓女,這對醫女一直以來專門負責醫療工作的歷史事實可說是一大諷刺。及至高宗三十一年(1894年),朝鮮在日本脅迫下推行了所謂「甲午更張」的改革運動,醫女制度正式被廢除,「醫女」一詞才在朝鮮歷史上徹底消失。

朝鮮史上的著名醫女

朝鮮醫女制度自創建至正式廢除,凡歷四百八十八年。雖說朝鮮王朝是一個深受傳統中國儒家學說影響,奉行男尊女卑主義的王朝;但縱觀朝鮮王朝的最重要官方史料——《朝鮮王朝實錄》,卻還可見不少關於醫女事跡的記錄。誠然,醫女的事跡會基於不同原因而被記載於《朝鮮王朝實錄》之內:她們當中有的是因為醫術出眾而名留青史,有的則因為私德敗壞而被逐出宮外;雖然多數醫女只留下數十字的記錄,但總算能夠較清楚地展現了朝鮮醫女的歷史面貌。總的來說,在朝鮮史上比較重要或著名,而其事跡又被《朝鮮王朝實錄》記錄下來的醫女,共有十三人,以下是她們的生平概略。

 

(一)長德:成宗朝濟州島醫女,以醫治牙患馳名全國。長德於成宗十九年(1488年)去世。同年九月,濟州島牧使許熙向朝廷上書,請求保存長德精湛的治齒醫術。朝廷乃下令許熙盡全力於濟州島上搜尋長德的傳人,不論男女,一經尋獲,即派兵護送回京。 

(二)張德:成宗朝醫女,著名醫女貴今的老師。據《朝鮮王朝實錄‧成宗實錄》所載,朝鮮右承旨權景禧於成宗二十三年(1492年)六月向朝廷上疏,指濟州島有一名叫張德的醫女,擅長替人醫治牙患,更能治癒瘡痛之症。但她已屆年老,遂把一身醫術盡傳予私婢貴今。濟州島的官員為了保存張德的醫術,乃命兩名年輕醫女跟隨她習醫,以期在她逝世前習得其醫術,但張德卻不肯把精湛醫術傳予二人。

(三)貴今:成宗朝王宮內醫女。本為私婢出身,七歲起隨濟州著名醫女張德習醫,十六歲學成,盡得醫治牙患和瘡痛之術,後來得到朝廷賞識而被贖為醫女,生活有所改善。朝廷曾命兩位醫女跟從貴今習醫,可惜失敗告終。貴今因此而被懷疑欲獨存其醫術,以求「獨擅其利」。然而,貴今解釋不是她不肯傳授醫術,而是朝廷所派來的二人資質太差,未能盡得其真傳而已。貴今的出道經歷說明民間女醫憑藉本身精湛的醫術及在地方上的名聲,可以一躍而成為宮廷內的女醫。不過,縱有特殊的技能,貴今的身份只不過從私婢轉變為官婢,而其專業技能也只能成為國家的資產。

(四)黃乙:成宗朝民間醫女,善於醫治身中蠱毒的病者。由於身懷絕世醫術,故秘而不傳。朝廷把她活捉以後,先後三次向其施刑,卒能盡得其醫術。

(五)粉伊:成宗朝民間醫女,曾跟隨黃乙習醫,但其醫術卻遠遜黃乙。

(六)接常:成宗朝王宮內醫女。當時名臣徐居正(1420–1488年)曾被其施針治病,痊癒後為接常賦詩云:「白髮紅顏愈健強,人言醫術最精詳,沈綿我病長年事,救活君恩幾日忘,頗信胸中多妙術,誰知肘後有良方,明堂訣罷還歸去,裊裊香烟艾炷光。」又另作詩戲曰:「汝是女和緩,活人應有方,要須砭病骨,不必撓剛腸,信手渠能炷,顰眉我忍傷,深恩無以報,聊復飛壼觴。」不但道出接常的精湛醫術,還描述了她的美貌和風情。

(七)長今(大長今):長今是中宗朝著名醫女,其醫術深受中宗肯定和信任。她除了被中宗加封為「大長今」外,更是朝鮮歷史上第一位獲准替國王診症的女御醫,可說是朝鮮醫女中的佼佼者,其一生事跡甚具研究價值。長今究竟於何時正式成為王宮內的醫女,由於史籍沒有明確記載,已無從稽考。不過,根據《朝鮮王朝實錄‧中宗實錄》的記載,「長今」一名首次在朝鮮王朝史上出現,是在中宗十年(1515年)三月。可以肯定在此以前,長今已為王宮內的醫女。

雖然長今在朝鮮醫女史上享有極崇高的地位,但她在王宮內也絕非一帆風順。中宗十年(1515年)三月,大行大妃昇遐,內醫員河宗海被憲府彈劾,指其醫治大行大妃不力,兼又進藥誤時,導致大妃喪命。基於這個原因,不少大臣要求中宗把河宗海囚禁於義禁府,由司法機關論斷其罪。是次事件除了牽涉另外數名內醫員外,更禍及包括長今在內的一眾醫女。蓋長今當時負責送藥予生病的大行大妃服用,故在大妃身故以後,她亦同時被指責進藥誤時,不少官員也提出懲治長今的要求。然而,中宗認為河宗海在大行大妃生病時已盡力醫治,大行大妃昇遐乃屬天意,實與河氏無關;至於長今,則由於較早前妥善照顧中宗王妃羅淑儀生育,因而立下大功,故中宗也沒有怪罪於她。長今因而得以避過一劫。

中宗十九年(1524年)十二月,長今再次被一眾大臣攻擊。當時長今已憑藉其精湛醫術及累積多番功勞而被中宗加封為「大長今」,並且成為中宗的主診御醫女。但在傳統尊男抑女思想所主宰的朝鮮社會裡,長今被加封為「大」,以及成為朝鮮史上第一位女御醫的事實,難免令一眾身為男兒身的官員大受刺激。故此,官員們聯合向中宗上疏,力勸中宗絕不能把尊貴的龍體交予一名身份低賤的醫女。可是,中宗對長今的醫術十分信任,他向朝臣明確表示:「醫女大長今,醫術稍優於其類,故方出入大內而看病。」長今憑著其精湛的醫術,除了得到中宗的信任外,更能使她順利避過傳統思想的攻擊。

接受了「大長今」的封號之後,長今在王宮內的生活可以說是順利得多了。據《朝鮮王朝實錄‧中宗實錄》所載,自中宗二十八年(1533年)起,長今曾先後兩次接受中宗的賞賜,第一次是中宗二十八年二月,長今因與內醫院一眾醫官治癒中宗的頑疾,因而獲得讚賞:

甲申,傳曰:「予累月未寧,今幾差復,藥房提調及醫員等,不可不賞。左議政張順孫熟馬一匹,禮曹判書金安老、前都承旨丁玉亭、常山都正末孫加資。……醫員河宗海加資准職,同知朴世舉、洪沉加資,各賜米太六石。金尚坤加資,兒馬一匹。金守良、盧漢明、掌務官員等,各兒馬一匹。醫女大長今、戒今各米太并十五石,官木綿正布各十匹。」 

長今第二次獲得中宗賞賜,是在中宗三十九年(1544年)二月。這次長今因再度治癒中宗的疾病,獲賞賜白米五石。

高宗晚年身體尤為虛弱,經常患病。據《朝鮮王朝實錄‧中宗實錄》所載,長今在治療中宗的過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中宗三十九年(1544年)正月,中宗感染風寒,咳嗽大作,久未痊癒,甚至不能出席經筵。長今乃與醫女銀非、內醫員朴世舉及洪沉等商議如何醫治中宗,幾經艱辛,總算把中宗的病治癒。不過,這時中宗的身體已非常衰弱。同年十月,中宗再染頑疾,更曾連續三天大、小便不通。內醫員朴世舉、洪沉及長今多次替中宗診治,總算能使其「小便漸通」,但總的來說,病情進展不大。兩個月後,中宗更病重昇遐。雖然長今最終不能把中宗治癒,但從《朝鮮王朝實錄‧中宗實錄》中的內容來看,長今的一生功績,絕對稱得上是朝鮮醫女中的第一人。

(八)戒今:中宗朝王宮內醫女,曾因與醫女長今、醫員河宗海、朴世舉及洪沉等治癒中宗的頑疾,中宗二十八年(1533年)二月,獲賜白米十五石及官木綿正布十匹。

(九)銀非:中宗朝王宮內醫女,於中宗三十九年(1544年)二月因治病有功而被中宗賞賜白米三石。

(十)西施:明宗(1545–1567年在位)朝王宮內醫女,醫術超卓,頗負名聲,負責為宮內后妃治病,深得明宗信任。明宗二十年(1565年)四月,明宗親母文定王后(中宗后)因病昇遐,由於西施曾為文定王后診治,故為兩班官員指責其治病不力,進藥誤時,甚至有官員要求明宗下旨,治其重罪。然而明宗認為西施已盡全力,「如今生變,非其罪也」,若使西施下獄,恐怕文定王后在天也不得安寧,故不答允諸位大臣的請求。西施因而避過大禍,繼續在宮中擔任醫女。

(十一)秀蓮妃:宣祖(1567–1608年在位)朝「內殿診候醫女」。其醫術深得宣祖的肯定,主要為王宮內殿裡諸位妃嬪診病。

(十二)愛鍾:宣祖朝王宮內醫女。根據《朝鮮王朝實錄》的記載,愛鍾是第一位因醫術不精及私德敗壞而被朝鮮國王下令罷職的醫女。宣祖三十三年(1600年)六月,大行大妃沈氏昇遐。由於愛鍾曾為沈妃的近身醫女,故遭兩班大臣彈劾其醫治大妃不力。內醫院一些醫官更向宣祖報告,指責愛鍾在替沈妃診脈期間,脈案錯漏百出,明顯是醫術不精之故。另一方面,更有大臣指愛鍾曾為醫妓,私德極為敗壞,故力主對其嚴懲。宣祖雖認為愛鍾在醫治沈妃期間已盡全力,故無需接受懲罰;但她確實醫術不精,且曾為醫妓,私德敗壞亦為事實,故終下命罷黜其職。

(十三)連生:仁祖(1623–1649年在位)朝王宮內醫女,主要負責替中宮娘娘治病。仁祖二十三年(1645年)十月,中宮娘娘得病,經內醫官崔得龍及內醫女連生診治後仍無起色,但仁祖對中宮娘娘的病況竟一無所知。兩班官員向仁祖報告,懷疑崔得龍及連生二人刻意隱瞞中宮娘娘的病情,圖謀不軌。仁祖大怒之下,乃逮捕崔得龍及連生二人下獄,等候發落。事件調查期間,崔、連二人把中宮娘娘的病情報告清楚,乃得赦免。不過,此事之後,連生的醫術及德行遭到仁祖及一眾大臣的懷疑,再難取得信任。 

結 語

朝鮮醫女制度呈現醫療制度上性別分工的現象,醫女主要負責王宮內女性的診脈、針灸、點穴、命藥、方書等工作,扮演著輔助太醫的角色。醫女的知識傳承渠道全頼官方的機制,這有別於中國明代依靠家學的民間女醫,所以朝鮮醫女的醫學知識往往有所局限,只能通曉針灸和基本的外科知識,因此她們的專業地位也自然遠遜於男性醫員。對於表現出色的醫女,在朝中換來的只是猜疑。例如長今憑藉其精湛醫術,得以出入內廷,伺候國王,卻遭受朝臣非議。

醫女多為官婢出身,有幸被挑選出來學習醫術,還有機會入宮,不失為改善生活的途徑,甚至有些更可以改變身份和社會地位。在身份制度森嚴的社會裏,長今便憑醫女的職位得到賞賜和信任。

由於《朝鮮王朝實錄》是一部編年體裁,而且以君主言行為記錄中心的官方史料,故其對於個別醫女的事蹟和形象,也只能基於鳳毛麟角的資料來重新呈現。《朝鮮王朝實錄》記錄她們的名字,只因她們牽涉到賞罰刑責之事,尤其當王室成員染病失救時,便經常出現興師問罪的情況。在茫茫的官方記錄中不難發現歷代醫女只留下名號,而鮮見其姓氏,足證她們在男權至上而身分階級極為嚴謹的社會中,幾乎沒有獨立的身份認同。不過,作為一種特殊的醫療體制,朝鮮醫女制度雖然反映朝鮮歷史上婦女地位低微的事實,但也同時突顯了朝鮮歷史與文化中與眾不同的特性。

創作者介紹

心想事成^^

心想事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