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很樂意心理取暖

http://lady.people.com.cn/BIG5/1090/3865228.html

 

  人和動物尤其是和小動物的交往往往是不設防的,可以一見如故。你會滿懷愛心地去擁抱一隻初次見面的小狗,你們會在幾分鐘裡成為親密好友。而人與人之間的一見如故,卻概率甚低。

  那是因為人和人之間攙雜著太多微妙的障礙和利己心。很多時候,當你和一個陌生人初次見面,你的第六感便傳達給你一些信息,這些信息決定著你和那個人出於天性的排斥或認同。說不出原因,但那是事實。

  這方面,女性尤其敏感。假若你對他沒有好感,就不要妄想對方他對你有好感。就像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所有的信息在你細微的眼神、舉手投足中表露無遺。

  我想在這裡描述一幅場景。

  我的女友箬遠道而來,與我一同去拜訪我們都尊敬的一位作家。作家健談,席間很是輕鬆隨意。品著自己煮的咖啡,耳畔有雅樂繚繞,這自然是箬喜愛的氛圍。中途,作家夫人從外面回來。箬和她是初次見面,禮貌地寒暄以后,算是認識了。以后的交談一直很融洽,作家夫人陪在身側,笑容可掬,音樂和咖啡的濃香依然如故。

  告辭以后,我和箬走到街上。提起作家夫人,箬含蓄道:“她不太喜歡我。”箬說的是直覺,說不出詳細根據。而這一點,我卻茫然。但我相信箬的感覺。因為我相信,人與人之間確實有許多不可知的信息存在,那或許是一種氣味,或許是磁場,或許是其它。

  女人與女人的走近,很大程度上出於心理取暖的需要。在有了基本的“辨識”以后,兩個女人在短時間裡成為“閨中密友”,多半是在各自吐露了情感故事之后。敞開心扉,直抵光明的彼岸。所以,在一夜之間成為知己的例子在女人中比比皆是。

  而心理取暖實在是很虛幻的事情,因為出於一時之需,決定了這種友誼的脆弱、不恆定性。兩個遭遇情感重創的女人,很容易走到一起,相互剖析,相互勉勵,共度風雨。這種友誼,一定建立在相互傾聽、排遣的基礎上。兩個處於情感飄搖中的女人,促膝深談,你的苦我能懂,你眼裡的淚會流到我的心裡,這種知遇之情實在是難得的。這樣的交往會持續很長時間,直到其中任何一方擺脫困境。

  隻要有一方走出窘境,這種心理取暖的模式便會悄然傾斜。說不清誰先撤離,也許是重獲希望的一方沉溺於新生活,而在不知不覺間淡化了過去強烈的情感需要﹔也許是仍於水深火熱中的一方,會因對方的幸福比照自己的落寞而黯然神傷,有意無意間疏淡了過去的情誼。她們的情誼仍在,但不再濃烈,離淡化為時不遠。

  “哀莫大於心死”,一直覺得那是人間最淒涼的境遇。很多時候,我們的心裡沒有那麼一架暖爐,尋找取暖的對象,應是人的本能。

  假如能讓寒冷的心復蘇,哪怕那暖爐的熱量微弱或是短暫,都把它請到心裡來吧。女人很樂意這樣做,這是女人比男人幸運的地方。

 

心想事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