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長今(96):皇后被逼放棄長今

http://www.epochtimes.com/b5/10/2/26/n2829247.htm

長今傳達皇后釋放崔氏一家的命令後,當著眾醫官醫女的面向皇后匯報自己研究皇上病症的結果:皇上的病不是風寒症,皇上得風寒症之前,也長口瘡,雙腿皮膚也會發紅,身上會引發硬硬發痛的腫疹,就算被一個小刺刺到手,也不容易好起來,傷口還會發膿拖延很久,甚至有時還需要施針治療才會痊癒,這一切都是一種病症,風寒和身上的皮膚病都是同一種病。

但是皇后急於知道病因是什麼,病名是什麼,長今無法回答,內醫正正好也為皇上的病查閱了大量的醫書,在張仲景所寫的一本鮮為人知的《金匱要略》上查到了一種風寒症的後遺症,症狀與皇上十分相似,但他沒有條件像長今那樣詳細研究並實踐治療過,今見長今提前一步查出病症,怕因此被怪罪自己誤診,於是急忙說出病名叫狐惑症,並解釋並非一開始就知道,也是因為最近皇上頻頻發作,因此努力研究,終於查明了病症的真相,他告訴東漢張仲景的處方上記載服用甘草瀉心湯就行了。長今一聽馬上反對,認為必須服用龍膽瀉肝湯才可以。這是因為肝輕濕熱所引發的病症,皇上的肝並無大恙。

內醫正與長今意見正好相反,長今認為這不是單純的後遺症。內醫正失去理性壓制長今說話並諷刺長今難道長今對風寒症及狐惑症的瞭解比漢朝張仲景更為透徹嗎?為何要否定書上的處方。

鄭主簿與申大人見狀讓內醫正冷靜,因為長今有治療實踐,而書上記載也太過簡略,皇上病症不可僅憑書上的幾行字就枉下斷言。但內醫正反過來攻擊他們不相信自己與張仲景反而相信長今實在太可笑了。內醫正此時完全沒有了理性。

皇后無法斷定內醫正與長今到底誰的診斷正確,於是命三位醫官再度一同給皇上診脈。內醫正診過脈後想法依舊不變,皇后急於聽鄭主簿與申大人的診脈結果。鄭主簿認為更像長今所說的症狀。但是申主簿沒來的及將想法說出,右相已來到中宮殿威脅皇后。使長今失去治療皇上的機會與資格。

右相率領眾臣跪下威逼皇后:「皇后娘娘,這是絕對不容許發生的事,皇上的龍體關係著國家社稷,但是,現在竟然交給區區一個醫女決定,請皇后娘娘再三考慮,再說宮廷裡有內醫院,娘娘大可以照著宮中規矩追查這件事,可是,不但這件事瞞著身為都提調的老臣,甚至蔑視內醫院全體醫官,因此,朝廷眾臣認為皇后娘娘是否別有企圖,一時之間眾說紛紜。」

右相進一步施加壓力:「老臣也在儘量說服朝廷眾臣,但是有些儒生跟大臣已經準備有所行動了,也許因為娘娘一時失察,現在請讓事情回歸原位,這件事該由老臣和內醫正來做,娘娘請您再三考慮。」

皇后內心明白,皇上一倒台,最為得勢的就是掌握繼位世子大人的右相一夥,他們當然不會在意皇上的身體,但是皇后無法面對眾臣的威逼,迫於壓力只好放棄長今,讓內醫正負責治療皇上。

但是長今卻深知皇上一旦錯失良機,後果不堪設想,身為大夫她不能見死不救,於是冒著天大的膽子衝撞右相,告訴皇后不可以採用內醫正的處方,右相令長今住口,長今拚死力勸皇后:「皇后娘娘,如果是其他事,小的絕對不敢如此放肆,但這是皇上的病,萬一處方有錯,就會影響皇上的安危,如果錯失良機,就會導致腸穿孔引起嚴重的腹痛,將會痛苦難當,並且引發呼吸困難導致中風,甚至可能會,可能會……」長今急得話也說不全了。但右相已火冒三丈,不允許長今再說話。長今難過的眼淚直流,在宮廷,大夫真實直言皇族的病有多麼危險本就十分忌諱,長今情急之下大膽直言,但最終還是沒敢把最可怕的後果說出來,在那樣的場合下長今幾乎已是拼盡了全力,連性命都搭上了,也沒法將皇上極有可能失明的後果說出來,一旦皇后下了決定長今只好無奈的接受這樣的結果。

長今要取得治療皇上的資格,將會是一波三折的十分艱難曲折的進程,右相雖拚命阻攔,但是治好皇上非長今莫屬,內醫正雖有右相維護,握權在手,但是他治療的後果方顯長今的實力,長今必將被一步一步推到皇上的身邊,最終讓所有人見證長今非凡的醫術才能,讓皇上從此銘記長今的救命之恩。因此長今雖在親自治療皇上的艱難進程中阻力重重,實際上卻在給長今建立牢固的根基。如果長今處方順利被採納,不失治療時機,皇上便不會出現長今預言的後果,那麼長今絕不可能被推到親自替皇上治病的位置。

正如長今所料,內醫正的處方出現了嚴重後果,皇后非常氣憤:長今說的話沒有錯,皇上因為腹痛連腰都伸不直了,現在呼吸也十分困難。她召集右相內醫院醫官責備眾人:「長今所預見的事情一一發生了,眾卿卻以宮廷法規為借口阻止我,難道打算讓皇上繼續受苦嗎?」

右相見內醫正出了問題不敢再說話,只好同意長今接手。但是長今此時說出的治療方法卻讓眾醫官大吃一驚,長今吩咐:「湯藥請用龍膽瀉肝湯;請在大敦、厥陰和光明以及承泣、攢竹跟晴明各穴施針。」

鄭主簿馬上跟長今確認:「承泣到攢竹甚至晴明嗎?」長今說的都是頭部、臉部最危險的穴位,申大人不得不發話:「那些是非常危險的穴位,不能隨意在那兒施針,一般民間施針的部位,我們不會替皇上施針的。」

鄭主簿以為長今不瞭解皇上的治療所以才如此大膽,因此希望長今改變想法。

長今知道說出原因只能引發爭論,誰也不會相信她的話,反倒拖延皇上的診治,因此什麼也不解釋,只說不會改變想法。

閔大人會後問長今為何下這樣的決定,擔心萬一出錯長今就全完了,但是長今告訴閔大人已經沒有時間了,皇上很可能馬上眼睛出現問題。

左贊成找到閔大人告戒萬一長今出錯,他跟閔大人以及長今包括皇后娘娘都會出事,現在因為閔大人接受皇后密令,已有不少上疏彈劾他,指責此事因他而起。

內醫正按長今所吩咐的施針,皇上腹痛漸漸緩和,呼吸正常,但是很快發現皇上眼睛失明,皇后錯解為長今施針部位太危險導致的後果,於是急得大罵長今,後悔聽信了長今,讓自己也成為罪人。右相立即命人將長今與閔大人抓捕,要將閔大人打入大牢,而長今,右相讓人拖出宮外斬首示眾以洩心頭之恨。(待續)@* (http

心想事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